营口坠龙事件

眼前的一幕,让27岁的任殿元和父亲任佰金都惊呆了。
沙滩上,一只十几米的黑色巨型怪兽窝着,脑袋上宽下窄,有牛犊的头大小,前额长有扁铲状的短角,七八根粗硬长须子下的嘴紧闭着,4个爪子深插进沙滩,小腿比青壮的胳膊还粗。怪兽身子直径有一米多,尾巴细长,像只巨型四脚蛇。

1

眼前的一幕,让27岁的任殿元和父亲任佰金都惊呆了。

沙滩上,一只十几米的黑色巨型怪兽窝着,脑袋上宽下窄,有牛犊的头大小,前额长有扁铲状的短角,七八根粗硬长须子下的嘴紧闭着,4个爪子深插进沙滩,小腿比青壮的胳膊还粗。怪兽身子直径有一米多,尾巴细长,像只巨型四脚蛇。

怪兽有铁青色鳞片,每片有十几厘米,大群苍蝇在它身上飞舞,偶尔它会抖动鳞片,发出干涩的“咔咔”声,有时还能夹死苍蝇。怪兽身上腥味极大,相距几百米都能闻到。

这是1944年8月,任殿元和父亲打渔途中,听说有黑龙江里的黑龙降落到沙滩上的消息,他们好奇地过来一看,没想真看到了活生生的龙。

沙滩所在的陈家围子,本来只有60多村人,而当时附近几个村的人都赶来了,足有300多人,他们挑桶端盆,在陈家围子村长陈庆指挥下,给黑龙搭了二十多米棚子,又挑水往黑龙身上浇,水一浇,龙鳞就随之一抖。

当天下午天降暴雨,下了一整夜。次日一早转为细雨。任殿元和父亲再次前往陈家围子,沙滩上只剩一条深沟和浓烈腥味,黑龙不见了,没人知道它是何时离开的。

2

龙在传说中活跃了数千年,至今没有明确证据,证实它的真实存在。

上个世纪,辽宁营口曾发生震惊全国的“坠龙”事件,大量人员目击了“龙”的出现,从活体、尸体再到龙骨,并留下了照片。

1934年8月初,当时的《盛京时报》以《龙降酿灾》报道:7月28日,一条龙在营口天空降而复升,弄翻三只小船,卷坏工厂房子,导致九人死亡,并掀翻了停在车站的火车。而在此前后,营口地区一直笼罩在大范围降雨中。

2004年12月3日,《北方晨报》对健在的蔡寿康(79岁)等人进行采访,四位营口当地老人实名回忆了儿时看到的一幕。

1934年7月28日下午,蔡寿康、黄振福、张顺喜及曹玉文等几个孩子在外玩耍,蔡寿康突然指着造纸厂方向的天空,小伙伴们抬头,看到了一条“龙”:“当时是阴天,那条灰色的‘龙’在云中动弹,头如牛头,头上两只角,身长约10多米, 身上有鳞,爪和鳄鱼爪一样,尾像鲤鱼尾。”

蔡寿康老人见到的是“飞龙”,另一位肖素琴老人则见过“坠龙”。

营口坠龙事件

3

当年肖素琴仅9岁,父亲是给地主赶马车的,听人说在田庄台上游,发现“活龙”,父女俩就赶过去看稀奇。

父亲把她放在马背上,扶着她看。肖素琴老人说那龙方头方脑的,硕大的眼睛还在眨,身体偏灰偏白,有气无力地蜷伏在地,尾巴卷起,腹部两个爪子外伸。而最让人印象刻深的,是这“龙”强烈的无力感,眼半开闭着,很多人说是天热的原因,于是用苇席给它搭了凉棚,挑水浇身,附近寺庙僧侣每天为它念经祈福,过了三日,一场暴雨过后,“龙”消失了。

这和十年后任殿元观察到的“黑龙”相近似,体征符合,也是来时无征兆,去时悄无声息,还有天降大雨。

可1934 年8月6日下午,有人在辽河北岸距入海口20公里的芦苇荡中,发现一条奄奄一息的“龙”,龙眼半睁不睁,浑身干巴,有生蛆的架势,但此时的龙还活着。

据杨义顺老人回忆:当时有不少人听到过芦苇荡中的阵阵低沉吼声,隐约有愤怒之意,吼声持续一段时间后,芦苇荡就沉寂了。

1934年8月8 日,这条龙又出现在了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处,这时的它,已是一具奇臭难闻的尸骸。

当时,营口地区下了一个多月的雨,路上积水,一些房屋倒塌。雨停后,空气中腥味很大。《营口市志》第一卷中记述:“8月8日午后,辽河北岸东小街一农民在附近苇塘发现一巨型动物白骨,长约十米,头部左右各有一角,脊骨共29节。

原营口市著名正骨医生马子臣对儿子马国祥说过,骸骨被发现时,肉还没腐烂完,看上去特别像“龙”。发现龙的地方,有被爪挖的宽二丈、长五丈的土坑一个,坑沿爪印清晰。

当时西海关附近的防疫医院人员给生蛆的动物尸体喷射消毒水,营口市伪第六警察分署组织人力,将尸骨运到南岸,仅鳞片就装了两大筐。

“龙”骨抬出后,腥味远飘,置于海关前空场上按原状摆放,前去参观的人络绎不绝,附近城市前往营口的火车票也一票难求。

目击者李滨生回忆:“那一年我十岁,在西海关露天展览围一圈是舢板下固定船的锚,用那个间断着围起一个圈,用绳子拦着,地下洒着白灰,因为人多也挤不进去。随着人流移动才能到前边看……重点都看头,它很长,有两三丈长,十米左右,立着。脊梁骨朝上不像鱼。奇怪的是头上有角,任何水族没有角。”

后来随着抗战爆发,这具龙骸不知所踪。有说在战火中毁掉的;有说被侵华日军运走了,也有说被当做珍贵药材贩卖给药材商人了。“坠龙”的实物证据就只剩下《盛京时报》刊登的那张老照片。

营口坠龙事件

4

2004年,《走近科学》栏目针对“营口坠龙”做了一期节目,6月16日上午,来自营口的孙正仁老人,来到博物馆,拿着个小袋子说要捐赠,里面是他保存了六十几年的五块龙骨。

1939年,16岁的孙正仁在大连给人做管家,主人是营口商会会长的弟弟。1941年他离开大连时,女主人把五块骨头奖赏给他,说是曾在营口展览的龙骨。

《走进科学》栏目,是通过科普揭秘自然之谜,节目组对营口坠龙的最终解释是:骨骼不是“龙”骨,很可能是一只不幸搁浅的须鲸。

有专家研究了孙正仁老人捐赠的龙骨,初步认为是第四纪野马的化石。

但这些解释都不圆满:鲸没有角和四爪,牛马也不可能有十多米长的蛇形骨骼,而孙正仁老人得到的是活体腐烂得到的骨骼,70年就成了化石?

“须鲸”误认“真龙”的结论,受到各方质疑。

5

疑点主要有:

当年的目击者明确称“龙”有角、有麟、有爪,须鲸无角无麟无爪。

须鲸脊骨为56节,龙骸脊骨为28-29节。

这生物在距入海口20公里时还活着,而它死亡时距入海口10公里,也就是说它在陆地上行走了,在已知记录中,搁浅的鲸,在陆地和浅滩上,几乎没有移动能力。

鲸的腐烂速度较慢,且很可能发生鲸爆现象,而龙不到十天时间,就变成了皮肉不可见的白骨了,腐烂速度完全不同。

道光《永州府志》卷十七中,引曾钰《宁远志》记载的一段关于龙尸腐烂的描述: “成化中,丹桂乡民田苗甚蔚。一夕雷雨大作,有巨物压苗,横数亩,乃坠龙也。越旬日,鳞肉腐尽, 民拾齿骨归。”越旬日,也是十天左右。

龙骨展示现场,当时省立营口水产学校渔捞科张姓教授,作为业内专家判定:“确系蛟类”。假设是鲸,那张教授是如何打破围观渔民的认识,并说服报纸记者,刊发出”蛟类涸毙”字样的。

还有人提出,这是伪满洲国“官方”因政治意图而故意用鲸骨造假龙。但营口坠龙发生后,未见伪满官方做任何政治表态。制造“龙兴”的证据,往往是活龙,如出水龙、翔龙、井龙。坠龙往往预示着政权覆灭,如宋徽宗宣和元年夏五月,开封城内堕龙被吃;崇祯十五年四月,顺天三河县堕龙哀嚎。《盛京时报》也并未将坠龙与伪政权联系做舆论引导。

6

松花江我国第三大河流,有着未知生物,也正常。在任殿元1944年目击前后十年间,东北地区坠龙记录多达数条:

1937年,三江口江北肇源县的汤家围子,坠龙长十来米,有带杈双角。

1936年,江北肇源县的杨木岗子,坠龙有双角,当地救龙,做法事多天。

1936年前后,榆树坨子,坠龙长达三四十丈,当地做法事祈龙升天,打了7天锣鼓。

从古至今,史料上也记载有不少坠龙目击事件:

南宋绍兴三十二年,太白湖边发现龙,巨鳞长须,腹白背青,当地官府还亲自祭祀,一夜雷雨过后,龙消失不见了,只留下一条深沟。

清康熙七年七月,有龙在府衙门前游动。

道光19年夏,龙降于滦河下游乐亭县境内,三天后一场大雨,龙消失。

光绪《江西通志》中记载:“冬十二月,龙见丰城田中,身长四十余丈,头似鳞,七日后飞翔挟风雨而去”。

甚至还有人吃龙的记载:汉元和元年(公元84年),大雨,有一青龙堕于宫中。(汉章)帝命烹之,赐群臣龙羹一杯。故李尤 《七命》曰:“味兼龙羹。”

但从陈家围子和营口现场目击者的反馈看,龙有几个基本特征从古至今都存在:龙头像画上一般,有口须且抖动,有角,鳞片可开合,有四肢,尾部细小,陆处无力。

2005年,鉴于之前的推论有很多无法解释的地方,《走进科学》节目组以严谨的态度,暂时将这件事归为“大自然之迷”。

直到现在,当年营口坠下的到底是个什么,依然还是个未解之谜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News36524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ews36524.com/archives/74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